欢迎访问:亚洲图片自拍h网-一本道综合久久综合88亚洲-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阳台上洗衣服的变故

阳台上洗衣服的变故


夏天中午阳台实在是热,他流出了一身汗水,反觉得畅快异常,正想回房间
洗个澡,忽听到隔壁有阳台拉门的声音,好像又打开了洗衣机。

  关尔煌房间的阳台是和隔壁王贵家客厅相连的,原本估计是个大阳台,由于
要分租被隔开了,阳台中间并没砌墙,而是一个木门相隔。

  木门的圆锁老早坏了,两边各用一个扣锁扣起来,木门下边有块巴掌宽的门
板掉了,只是在关尔煌这边用一块硬纸板钉住。

  这时候关尔煌凭着异能已经连上了隔壁阳台的钟如艳。他轻轻起身回房拿出
把锋利的小刀,小心的把纸板割开一个活动窗,趴到孔洞偷窥过去。

  钟如艳正拿着洗衣篮往洗衣机里放衣服,上身就穿着一件宽大白色居家衬衫,
长长的衣摆盖住半个屁股,可能觉得阳台围墙挡住别人看不见的原因,下身就穿
着一条内裤。

  薄薄的粉红蕾丝内裤根本不能完全包住钟如艳硕大的臀部,水蜜桃状的饱满
圆臀把内裤撑的只能包住小半臀瓣,臀沟深邃,若隐若现,雪白浑圆的双腿阳光
下散发着诱人的光芒。

  关尔煌看的血脉贲张,下身怪物般的鸡巴把大号的短裤撑起一个巨大的帐篷。

  脑子里都是钟如艳肥熟肉体,淫邪念头不停冒了出来。

  他轻手轻脚躺回了躺椅,把大鸡吧从裤腿中解放出来,微闭上眼睛,异能不
断朝钟如艳散发着信息。

  钟如艳今天一觉睡到十一点,和王贵两人草草解决的午餐,王贵回房间开起
空调玩电脑,她把昨天脏衣服拿到阳台来洗。

  她一件件的衣服放入洗衣机,两人的内衣裤被挑出来放到一边的盆子里,当
拿到昨天穿的内裤时,脑海里一下浮现出昨天电影院里的淫靡景象,关尔煌那怪
物般的大鸡吧仿佛就在眼前,昨天就是穿着这条内裤迎接它的插入。

  钟如艳手上抓着已经有点硬结的蕾丝内裤,脸颊舵红,娇躯燥热,昨天高潮
三次好不容易消停的欲望如野火燎原般燃烧起来,阴户里阵阵收紧,极度渴望大
鸡吧的再次插入,突如其来的情欲让她呼吸一下急促起来。

  「都是那小坏蛋害的。」想到关尔煌钟如艳眼神中充满哀怨,以及深处的一
丝渴望。

  「也不知道关关什么时候回来?」

  「要死了,回来又怎么样,难道还主动跑去勾引他?越来越想要了,怎么办?

  回房找老公,可是……」

  钟如艳满脑子情欲,可不知道为何,脑海里浮现的都是关尔煌的影子和那怪
物般的大肉棒,耳朵里隐隐好像还听见隔壁有呼噜声传来。

  「难道关关回来了?」钟无艳忍不住转身往阳台隔门瞧去。

  忽然,眼里好像闪过一丝光线,而呼噜声也更加明显起来。

  「还真是关关回来了!」想到关尔煌在家里,钟如艳竟莫名的兴奋起来!

  她来到门边,往刚闪过光线的地方一看,钉在掉了的门板上的硬纸板不知道
什么时候被割开了一个活动窗,只要稍微一推就可以看见隔壁。

  「一定是这坏小子平时偷看我割开的,肯定早就对我有不轨之心了。」

  想到关尔煌老早就开始偷窥她,钟如艳心里却一点也生不起气来,还隐约有
些得意。

  活动窗离地约一尺多,钟如艳心里好奇心爆棚,也许每个人都有偷窥别人的
心里,她趴下娇柔的身体,用根手指推开硬纸板,眼睛凑到小窗口上瞄了过去。

  「啊……」

  眼前所见的景象让钟如艳轻呼出声,赶紧一手捂住嘴巴,鼻翼一张一张,眼
睛却怎么也舍不得离开小窗口。

  对面阳台关尔煌几乎赤裸的躺在躺椅上,上半身不怎么看得清,两条满是腿
毛的长腿大大张着,腿上肌肉盘根错节,虽不显粗壮,却线条分明,散发着浓浓
男性荷尔蒙气息。

  最为致命的是,睡梦中的关尔煌不知道想到什么,怪物般的大鸡吧从裤管中
探出,高高的耸立着,巨大的蘑菇头顶在上方,犹如一把擎天巨伞,随着呼吸还
一挺一挺的。犹如一下一下撞击在钟如艳的阴道深处,羞人的淫汁再不受她控制,
打湿了腿心。

  「小色狼,睡着了还不老实,还来勾引我,要被你害死了。」

  钟如艳看着近在咫尺,又隔着天堑的大鸡吧,恨不得立马敲开关尔煌的房门,
让她尽情插入她的阴道深处,可为人妻的理智让她做不出这样的事情。

  「好难受啊……好想要这根坏东西啊……如果老公有该多好……啊……只要
一半就好了……」

  钟如艳脑中幻想着,一手捂住嘴巴,另一只手不知不觉已经探入了腿心,中
指和食指微分,隔着薄薄犹如丝袜的蕾丝内裤,一上一下的轻抚着阴户。

  自从那天晚上以后,她就喜欢上了这种透明的不带底档的蕾丝内裤,这周还
特意买了好几套。可能她潜意识里怀念着那种穿内裤被插入的感觉。

  随着手指头不停搓弄,淫汁打湿了裤档,饱满的阴户透过薄纱内裤清晰可见,
外阴唇随着纤细手指头揉动,不断变着形状,手指头还时不时裹着内裤潜潜的插
入一下。

  「啊……不行了……越摸越痒……都怪这小坏蛋……坏蛋……我也让你尝尝
欲火焚身的滋味……看你还动不动露个大鸡吧勾引人!」

  钟如艳以绝高的意志力依依不舍的抽出腿心的小手,端起洗衣机边的脸盆,
故意拍的砰砰做响,想把隔壁男人吵醒,还时不时哼出两句歌曲,声音柔柔糯糯,
勾人异常。

  盆子接了些水,端到门前,反过身蹲了下来,这样就变成背对着隔门,蹲在
地上装作搓洗衣服。耳朵竖起来听着隔壁的动静。

  果然就一会就听见咯吱一声,应该是隔壁男人离开躺椅的声音。接着是脚步
声慢慢接近,好像到了门边。

  钟如艳满脸羞红,毕竟主动勾引丈夫以外的人她还是第一次。

  「不管了,小坏蛋又不知道我故意勾引他,等下肯定会受不了的求我,让他
也难受难受,最多……最多……还像昨天那样隔着内裤帮他弄一下。」

  钟如艳又想到昨晚电影院的连绵高潮,娇躯越发燥热,她故意把那完美的蜜
桃臀高高的撅起来,假装什么都不知道,手上一下一下搓洗着内衣,肥硕的臀瓣
随着动作一晃一晃,布满淫汁的阴户在阳光下一闪一闪亮晶晶的,诱人犯罪。

  就一小会钟如艳已经听见隔壁传来粗重的呼吸声,她心里暗暗得意,嘴里哼
着歌曲,雪白的蜜桃臀摇晃的更加厉害。

  心里正琢磨着隔壁小男人该会怎么做时,就感觉自己肥熟的臀肉被一只手给
抓住,她装作吓了一跳,一下转过身来,嘴里轻呼:

  「谁……」

  「嫂子,是我,你别那么大声,王哥等下听见了。」

  其实钟如艳声音一点也不大,这本来就是她计划的,哪会大声呼喊,估计也
就尽在咫尺的两人听见。

  「关关,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你怎么把门挖个洞,还这么大胆偷偷占嫂子便
宜,说,你是不是经常这样偷窥我。」

  钟如艳装做一副非常生气的样子,质问着关尔煌。

  「不是的嫂子,我只是太喜欢你,偶尔能看你一眼就满足了,刚刚是你太性
感了,我忍不住就……」

  关尔煌一副语无伦次吞吞吐吐的样子。

  「还说喜欢我,怎么回来也不说一声,你这样被你王哥知道怎么办!」

  钟如艳感受到男人情真意切,暗中有点欢喜有点得意,嘴里说出来又是另一
番话。

  「我答应嫂子不影响你家庭了,怕王哥怀疑,就没给你发信息了,可我一会
来就想看看你了,平时这个洞我都封起来的,刚才等着等着就睡着了,还在阳台
热出一身汗。」

  钟如艳想到大中午这么热,关尔煌一直在阳台等着,就为看她一眼,心里有
点感动起来。

  「那你也不能这样偷偷摸我,吓我一跳」

  这会钟如艳只是怪关尔煌不该吓她,再不提占便宜的事。

  「嫂子,你还像刚才那样洗衣服吧,我们就这样聊会,省得王哥出来发现。」

  「只是聊天吗?」钟如艳声音里似笑非笑。

  「嫂子,你如果能像昨天那样帮帮我就更好了,刚刚嫂子好性感,看的我难
受死了。」

  说着关尔煌竟不管钟如艳答没答应,就把他那巨大的蘑菇头连着一截棒身从
小窗口伸了过来。

  钟如艳没想到小坏蛋平时一副老实样子,色欲起来胆子这么大,可谓色胆包
天,估摸着现在他是跪在地上把鸡巴伸过来的。

  钟如艳盯着那巨大肉嘟嘟的蘑菇头,眼底充满渴望,想起前两次就只是这么
个龟头进入快感就已经是和丈夫做爱的好几倍,下身阴户更是灼热骚痒交加,再
加上隔着门,看不到人让她减少了很多的羞耻感,拒绝的话再也说不出口。

  其实两次关尔煌的大鸡吧都比他丈夫更加深入的开垦过她那肥美的肉道,只
是她一直自欺欺人的以为只是隔着内裤进去了一个龟头。

  「那……那你要答应嫂子不能再伸出来了,不能乱动,知道吗?」钟如艳心
里虽也饥渴异常,却没想过让男人真的插入,忍不住又交待了一句。

  「嫂子,我听你的!」隔壁传来关尔煌唯唯诺诺的声音,加上前两次确实都
很听话,让钟如艳放心了不少。

  钟如艳把脚往后挪了挪,两手按着洗衣盆盆沿,水蜜桃般的肉臀高高撅起,
裹着薄如丝袜般内裤的阴户慢慢对准肥硕的肉菇头,有一下没一下的蹭着。

  钟如艳臀肉饱满高挺,关尔煌只伸出一个龟头,再加门板阻碍,肉菇头一直
只是被大阴唇含着蹭着就是吞不进去,反把本就欲火高亢的钟如艳挑逗的骚痒难
忍,肉道深处犹如虫爬,心中焦急欲狂。

  「关关,你把你那东西伸出来些,你这样子嫂子没法帮你。」钟如艳明明心
里自己想的要命,到嘴里却变成只是为了帮助关尔煌发泄欲望。

  「哦……」

  声落,关尔煌那怪物般的大鸡吧犹如蟒蛇出洞,一下从小窗口串出,这一挺
足足挺出了近二十公分。

  「啊……」

  钟如艳没想到关尔煌一下子就挺出来,阴户一阵压迫力传来,内裤被顶进一
个巨大凹陷,被这大力一顶,她两脚不稳,一下往前扑出,圆臀也跟随着逃离巨
棒的侵入,钟如艳嘴里发出一声惊呼。

  那一瞬间的插入,让钟如艳都要以为就要被贯穿了,隔壁男人的大鸡吧是那
么坚硬粗壮,还好由于她半蹲着,身型本就不稳,避免了这次的侵入,暗道:

  「好险,差点就进去了,如果被这大肉棒全插进去不知道什么滋味」随即钟
如艳就冒起一股怒火:

  「小坏蛋,你是不是故意的?」

  关尔煌暗道一声可惜,赶紧吞吞吐吐回答:

  「嫂子,怎么了,是你叫我伸出去的。」声音充满委屈。

  钟如艳想想也是,怪自己一下忘记他那大怪物了,她当然不可能认错,道:

  「你不能再动了,再动以后都不理你了。」话里意思只要听话以后有的是机
会,可能连她自己也没意识到这个转变。

  钟如艳从新站稳脚步,撅起肥臀,轻轻往后一顶,终于如愿以尝的含住了整
个大龟头,丝滑的内裤随着肉菇头的进去,跟着凹陷拉伸。

  「嗯……好舒服啊,就是这种感觉,可惜不是长在老公身上。」

  钟如艳想到老公就在房间里,自己蹲在阳台,隔着门洞,阴道含着别人的鸡
巴头,这种刺激感让她身体变得异常敏感。

  她蹲在地上,外面被阳台围墙拦着,隔壁的男人又看不见她,让她肆无忌惮
表现自己的淫荡。

  洗衣盆被她移到前面,一手撑着地板,一手从衬衫衣襟伸入,使劲抓着由于
娇躯前倾而吊着的水滴奶子,拇指和食指更是不断揉捏着肿胀如石子的乳头。

  两条丰润雪白的长腿撑着肥大的雪臀轻柔而又坚定的一下一下往后顶着,时
不时还画上一个圈,龟头却从未脱落出来,只是她没意识到的是肉棒已经随着她
的顶耸越来越深入进去。

  「好舒服啊……好爽……要快到了……和老公从来没这么快高潮……难道
……我真是个淫荡的女人……不是的……都怪小坏蛋的鸡巴太厉害了……快活死
了……」

  钟如艳嘴里不敢出声,只是发出啜泣般的呻吟声,配上她那糯糯的声音,让
人听了哪怕得道高僧都忍不住得起反应。

  关尔煌是唯一的听众,可惜他也看不见钟如艳的表情,姿态,如果让他看见
能不能忍住不动就不好说了,他这会一动不动享受着大鸡巴前小段被包裹套弄的
爽快,暗暗等待着机会。

  钟如艳肥臀越套越急,她已经快到关键时刻了,快感不断涌进身体,让她如
痴如狂。

  「啊……快泄了……还差一点点……里面好痒……再进去点吧……进去一点
没关系的……还没到昨天那……」

  钟如艳心里以为还没进去多少,其实肉棒已经被她吞入三分之一,已经快到
他老公平时能到达的极限,被撑出的宽度更是他老公不能比拟的。

  钟如艳一手撑在地板,另一只手死命的捏住乳头,肥臀后顶。大鸡吧再次被
吞进一小截,薄薄的内裤已经被撑到了极限,有一段已经出现拉丝。

  「啊……就是这里……好爽啊……到了……再磨几下……哦……」

  肥大的臀瓣像磨盘一样转着圈圈,让肉菇头碾压着阴道壁,随着晃动内裤拉
丝越来越厉害。

  「哦……要死了……泄了……出来了……」

  「啊……额……」

  随着高潮来临,钟如艳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淫叫,发出一声长长的呻吟声,
阴精滚滚向外冒出,阴道壁一张一缩啃咬着关尔煌的大鸡吧。

  「老婆……你怎么了……」

  正在钟如艳高潮迭起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最后的声音太大让王贵听见了,
从房间走了出来,问出声来。

  钟如艳这一惊非同小可,正想迅速起身,可关尔煌不知道是没听见还是怎么
了,还是一动不动把个大鸡吧挺在那里,她如果起来了,被老公出来看见这么根
鸡巴还是一切都穿绑了。

  这时候王贵已经要出来的迹象,想到被发现的后果,钟如艳再也顾不得其他,
暗道一声:

  「但愿内裤够结实不会破吧!」

  揉捏乳房的手迅速拿出,撩起宽大的衬衫下摆盖住肥美的臀肉,洗衣盆拉到
身前,两手撑在盆底,装作正洗衣服,回答道:

  「我在洗衣服,外面太热你别出来了,等下晒一身汗,我还得洗衣服。」

  钟如艳边说边腰部用力狠狠往后一顶,她不敢把肉棒露在外面,只能吞进去
了。

  「嘶……」

  钟如艳只感觉紧绷在屁股上的内裤一松,接着体内从未被开发过的肉道被一
根散发巨大热量的肉棒撑了开来,犹如烧红尖刀插入牛油,滋滋作响。

  「啊……内裤破了……怎么这么舒服……又好胀啊……这种感觉从来没有过。」

  钟如艳感觉自己就像初次破身一般,但是却没有破身的痛楚,巨大的肉菇头
披荆斩棘般挤开她从未被进入的深处,弯弯曲曲的肉道被大鸡吧碾开,拉直,屄
肉延伸开来,隐藏着从未被刺激过的敏感点被肉棱刮着,刚刚高潮过的躯体不仅
没有缓解,快感还有上升的趋向。

  「老婆,我去洗个水果给你吃啊,马上就好。」

  王贵不知道就因为他的出现,让她贞洁的妻子彻底失身,兴冲冲的进了厨房。

  「啊……不用了……」钟艳如呻吟般的声音根本没发出多远,她不敢大声,
怕自己会淫叫出声,实在太爽了,可是臀肉还没碰到门板,说明还有肉棒露在外
面。

  「已经这样,没办法了……不能让老公发现……太爽了……一定要忍住…

  …里面好像更痒了……怎么还没到头……」

  钟如艳的肉穴就像传说中的九曲回廊,里面肉壁弯弯绕绕,肉棒刚碾平一个
弯又出现一个弯,即紧窄,又格外有弹性和延伸性,平时王贵最多只开发了三分
之一。

  钟如艳担心王贵马上出来,双手用力撑着盆底,也不敢往后看,摇晃着肥硕
的臀部用力往后顶着,连叫关尔煌收回去好像都忘记了,只想着赶紧把肉棒全部
埋藏起来。

  可肉棒就像没有尽头一样吞了一截又一截就是没碰上门板,她也从没想到她
那小小的阴户能容的下这么长的怪物。

  她哪知道关尔煌故意使坏,她肥美曲折的阴户边吞入肉棒,关尔煌边向前挺
出,直到将近三十公分的肉棒除了被门板隔着的部分全部伸了出去。

  钟如艳仿佛过了一个世纪一样,实际只是一瞬间,眼看丈夫就要出来,再也
顾不上其他,用尽腰部力气狠狠往后一顶。

  「砰……」

  「额……」

  前一个声音是肉臀撞击门板的声音,后一个声音是钟如艳仿佛被掐断脖子似
的发出的声音。

  「这是顶到哪了,怎么这么酥……不行了又要来了……泄死了……哦……」

  钟如艳终于把整根巨大的鸡巴全部埋藏进了肉洞里面,巨大的肉菇头恰好顶
到她的花心,危机还没过去,巨大的快感已经淹没了她,新的一波高潮不以她意
志控制的来临,阴精倾泄,浑身发软。

  关尔煌已经把肉棒全部顶出,没想到钟如艳不仅全部吞了进去,还只堪堪碰
到一个园溜溜肉球。肉球被他一碰仿佛开关一样调动了整个肉道的皱褶翻滚起来,
刚被他碾平的弯道好像不想就此罢休,报复性的搅着他敏感的肉菇头和棒身,快
感来的迅速而又猛烈。

  关尔煌腰部发麻,精液就要喷了出去,还好随着钟如艳的高潮,巨量清凉的
精神力传了过来,让他有了一瞬间的缓冲,急忙运起异能一股脑朝肉棒涌去,以
稳固精关,随着异能的进去,肉棒异变也慢慢开始。

  钟如艳一边担心丈夫发现,一边又被绝世的巨物深入从未开垦过的屄道,绝
顶的刺激配上绝顶的快感让她恨不得大声呼喊出来,发泄胸中的欲望。

  新的一波高潮稍停,她理了下衣摆,转头确定了已经整个掩盖住了下身的淫
靡,肥臀紧紧顶着不敢放松,更不敢乱动,拿起洗衣盆里内裤有一下没一下搓洗
着。

  「老婆,来,吃块冰西瓜,看你热的,脸红成这样,要不晚上再洗吧!」

  钟如艳刚理好一小会,王贵已经捧着片西瓜来到阳台。

  钟如艳心里又是愧疚,又是害怕,可偏偏身体却又兴奋刺激无比,全身更是
燥热,最让她害怕的是明明都没动,埋在她淫穴里的肉棒似乎变得更加火热,表
皮一鼓一鼓的好像有小蚂蚁在爬一样,痒得她受不了。

  她哪知道那是异变的肉棒长出肉鳞和触须的过程。

  钟如艳勉强抵制住肉体的快感麻痒,白了王贵一眼凶巴巴道:

  「赶紧回去玩你电脑去,我这两手怎么吃啊,别碍手碍脚的。」

  王贵不知钟如艳为何无故发火,以为是热的,赶紧讨好道:

  「没事,没事,我拿着你吃。」

  王贵居高临下,眼睛完全被宽松衬衫里水滴状的肥乳吸引,完全没去注意其
他,哪里想得到老婆贞洁的阴道里正插着根别的男人的巨物。正被骚痒折磨着。

  钟如艳拿他没有办法,只想他赶紧回去,只得抬头大口大口三两下把一片西
瓜啃完,别说,冰凉的西瓜让她燥热的身体稍微得到缓解。

  「好了,你回去吧,再出汗我可不给你洗衣服!」

  「老婆大夏天吃片冰西瓜,很爽吧?」

  钟如艳听到王贵问她很爽吧,含着肉棒的蜜动愈加敏感,脱口而出:

  「嗯……好爽啊……老公……」

  王贵听到钟如艳糯糯的声音,似回答又似叫床,看着她红艳艳的脸庞,汗珠
一滴滴垂落,几天没动静的肉棒竟有点抬头的迹象。

  「老婆,你真性感……」王贵眼里冒着火花。

  如果是平时两人说不得要亲密一下,可这时候钟如艳哪顾得上他,生怕时间
久了被他发现,不耐烦道:

  「去去去,赶紧回去,别耽误我正事,我都快热死了。」

  她哪是快热死了,是快爽死了,所谓正事也不知道指的什么。

  王贵其实也还是有心无力,看钟如艳不耐烦的样子,本就怕她,再不敢多话,
只得转身回去,只是觉得老婆今天洗衣服的姿势怪异无比,想来是蹲久了吧。

  等到王贵进了房间关上门,钟如艳才长长吁出一口气。

  肉洞里的骚痒还在不断加剧,两次的高潮仿佛一点没有缓解她的情欲,身体
的渴望是那么真实和迫切。她已经顾不得找关尔煌的麻烦,肥臀忍不住扭动了起
来以缓解骚痒,可越轻微的扭动根本满足不了已经全部觉醒了的肉洞,只会越扭
越痒,

  「好想要……我要剧烈的摩擦……好痒……我受不了了……反正已经进去了
……我不说关关也不知道……他没什么经验也许还以为隔着内裤做呢……不管了
……啊……我要……」

  钟如艳自欺欺人,她已经被肉欲折磨得没剩下多少机理智了,本来她的体质
就特殊,没被开发的时候还好,一旦被开发出来,如果没有像关尔煌这样的绝世
巨物顶到她的花心,她再难得到高潮。

  钟如艳慢慢的向前退出臀部,这下感觉和刚才完全不一样,变异肉棒的羊眼
圈绕得她心里痒痒酥酥的,花心就像沙漠里饥渴的人儿一样,渴望肉菇头的碰撞,
她才拔了一半就再也舍不得把肉棒吐出来,肥臀不由自主的又是狠狠往后顶,门
板又发出砰的一声。

  「啊……好爽……好快活……死关关……被他这东西害死了……刮的又难受
……又舒服……门板声音太大了……会被老公发现的……可不这样又不舒服…

  …啊……」

  钟如艳害怕砰砰声音被老公听见,只能控制着圆臀的力度,前后轻轻摆动,
可她那九曲回廊的花心刚被开发,急需大龟头的碾压,单纯的抽插竟无法满足她
的需要。再加上蹲的久了,她越来越没力气,可这样结束她心里实在舍不得。

  「算了,让那小坏蛋动吧,都已经被插进去了,还顾虑什么!」

  钟如艳把自己肥硕的水蜜桃臀紧紧压在门上,两腿改蹲为跪着,开口娇声道:

  「关关,嫂子没力气了,你自己来动吧,嫂子伺候不了你这怪物。」

  钟如艳明明自己想要的要命,偏偏还说成伺候关尔煌。

  关尔煌心里暗暗好笑,还想逗逗钟如艳,装傻道:

  「可是嫂子,我怕顶破你内裤,你不会不理我吧。」

  钟如艳一阵气急,哪还有什么内裤,估计早破一个大洞了,可话不能这么说,
偏偏身体还渴望得要命。

  「没事,内裤结实的很,刚那样都没破,你放心动吧。」

  关尔煌知道适可而止,便不再废话,终于轮到他主动出击了。

  他双手撑在门板,腰部用力尽量向前挺进,又不至于碰上门板发出声音,知
道钟如艳这时候极度渴望,也就不再怜香惜玉,腰部又快又急,他还不知道自己
肉棒异变,这一开始就是狂风骤雨般挺动一百来下。

  这下可把钟如艳爽坏了,那肉棒进去时肉鳞刮动不放过一个角落,巨大的肉
菇头次次撞到花心,出来时肉菇头的羊眼圈又刷过一遍,也亏得她体质特殊,能
够承受得了,但也把她干得神魂颠倒,舒爽欲狂。

  「啊……爽死了……从来没这么舒服过……太快活了……要死了……以后如
果没有这跟东西……哦……怎么办……老公根本碰不到里面……啊……又到了
……要死了……」

  钟如艳又一次迎来了高潮,可她根本不想男人停下来,刚刚被开发出来的特
殊体质也不知道哪来那么多淫水阴精,淫香的液体已经布满她的大腿内侧,并在
地上留下一小滩子。

  关尔煌不断挺动抽插,不知不觉就抽插了二十几分钟,阴道里造反般的收缩
已经经历了七次,隔壁从原来悠长的呻吟已经变的若有若无,他也已经到了极限,
如果不是异能相助,以钟如艳的特殊他估计连一次都承受不住。

  他屏住呼吸,加快速度做最后的冲刺。

  钟如艳已经被高潮淹没了神智,她觉得自己就快窒息了,可高潮一次比一次
强烈,让她总渴望更大的快感,从原来的兴致勃勃,现在已经是气若游丝。

  「啊……小坏蛋……怎么还不射……我快被干死了……好丢脸……好爽…

  …怎么又加快速度了……啊……龟头更大了……不好……他快射了……不能
射里面……唔……唔……老公都是戴套的……从没射过到里面……可是……好舍
不得……我又快来了……哦……好烫……他射进去了……噢……到了……死了
……死了……」

  钟如艳直到关尔煌把所有精液深深射进肉洞深处,她都舍不得哪怕把肥臀移
开一寸,也好在让关尔煌射进去,要不以这样的高潮强度,没有关尔煌异能的滋
润她非得大病一场不可。

  钟如艳嘴巴张得大大的,香舌吐出,香津沿着嘴角不断滴落。月牙眼翻白迎
来最后的一次高潮,双腿再也支撑不住身体,就这样软趴趴的扑倒在阳台上。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真的是一个骚货吗 下一篇:都是寂寞惹的祸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