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亚洲图片自拍h网-一本道综合久久综合88亚洲-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女代母职】作者:不详

               女代母职
 

 字数:7987字
 
  母亲在我初中三年级的春天死于癌症。之后,亲戚朋友们便积极地游说着四 十刚出头的父亲赶快续弦。
 
  「如果是为了真理子的话也好。凡事得以真理子的意见为意见,至于我呢! 只要嫁过来的人能好好的疼惜真理子的话,我也就没什么异议了。」
 
  我清楚的记得当时父亲总是这么回答。
 
  为此姑姑特地约我外出详谈。
 
  「真理子呀!说实话吧!妳的一句话就代表妳爸爸的心情哟!怎么样!」 
  说的也是,我真被问倒了。
 
  母亲死后半年多以来,上班族的父亲,为了赶在九点前到公司上班,每天早 上必须七点起床,八点准时出门。早上除了亲自做早点外,还要叫我起床。因为 父亲的细心照顾却也冲淡了我对母亲的思念。
 
  可是每当我看到爸爸在厨房里笨拙的做着家事时,才会深深的觉得。
 
  「的确是需要一个妈妈来照顾我们才对。」
 
  做晚饭是我的工作,当我为晚饭该做些什么而犹豫时,常常拨电话到爸爸的 办公室问他。
 
  「想吃些什么呀?」
 
  当然也常常为了其它的小事而打电话到爸爸的工作场所。原不该这样打扰爸 爸工作的,可是又不能不问,所以我改以符号的方式来问。
 
  「今晚吃A,好吗?」这表示:「今晚将吃鱼。」
 
  或者是「我觉得吃B可能比A好,喔!」也就是说:「肉比鱼好的意思。」 
  诸如此类的对话,终于在爸爸的公司流行起来,甚至也有人羡慕我们父女的 亲密感情呢!
 
  对我而言,我是极不希望有人介入我们父女间的亲密生活中,所以当姑姑又 谈起那件事时。
 
  「不管怎样,当前这种生活也很好,那件事就等我高中毕业以后再说吧!」 
  我总是那么的回答姑姑。
 
  姑姑老是站在爸爸的立场讲话,而且她一直期待着我说ok!
 
  「真理子呀!妳爸爸才四十二岁而已,况且有许多事妳是不会懂的,四十二 岁的男人是需要一个女人的。」
 
  「所以呀!我负责做晚饭,从学校回来以后,我也负责打扫房子及洗衣服的 工作呀!难道这些不是女人该做的吗?」
 
  这样子回答她以后,姑姑嘴角泛起一抹微笑说:「真理子,女人要做的可不 是只有洗衣、烧饭等家事哟!女人的身体也很重要……」
 
  「妳是说身体吗?」
 
  「是!我说的就是身体,妳爸爸如果在外面有女人,或者上风月场所去做那 种事的话,总是不太好。可是叫他不做的话,这对一个只有四十二岁的正常南人 来说,是过份了一点。」
 
  姑姑已经有点说不下去了,而我除了脸红的听着以外,什么也不能做。 
  这是我第一次了解到女人的特殊功能,但是我想爸爸并不想跟妈妈以外的女 人做那种事吧!
 
  「但是把外面的女人带进家里来,说什么我都无法忍受呀!」
 
  「那是因为妳还是纯洁少女,妳根本不了解妳爸爸的需要,为什么妳不站在 爸爸的立场想一想呢?妳不觉得爸爸很可怜吗?」
 
  「不要说了,我还是认为当前这样很好。」
 
  强烈的反对姑姑以后,我边哭边冲出了家门。为什么那样的悲伤,我自己也 不知道。眼泪就这么不听使唤的流个不停。
 
  从附近的公园散完步回家时,刚好看见爸爸跟姑姑在客厅里谈话。
 
  明知道这是不对的,我还是绕到窗下,偷偷的听着。
 
  「我说吧!妳找真理子谈论此事真是没道理。如果她能了解男人的立场的话, 那么她就是个大人了。更何况说,虽然一个家庭没有女人是有点不太方便,可是 她哪里会懂的这些的不方便呢!」
 
  「这……我没想到……」
 
  「是啊!她认为只要洗衣、烧饭,就是女人的工作了,唉!其实我真的是很 想再婚的,但是我仍然是以真理子的意见为优先的考虑。所以我想,这件事大概 没办法了。」
 
  「真是可惜!也不过结婚半年而已,先生因交通事故而去世了。因此她便回 到娘家,在自己家里经营的商店里帮忙。那么一个大美人也很好相处的。」 
  「是啊!光是看照片就已经感受得出来是一个不错的人,可是算了!请别再 说了,我有点担心。」
 
  「喂!你再跟真理子谈看看吧!真的阿么需要的话,就开门见山的说了!吧 再怎么样,总是自己的女儿,她应该会了解才对。至于回信,就先保留吧!你再 考虑看看,再说好了。」
 
  「嗯……那么……就这样吧!」
 
  接着,又聊了许多无关紧要的话。
 
  照这谈话的内容看来,姑姑在我不在的时后曾经带着照片来跟爸爸谈过了。 
  就这样我并没有立即回家,迅速的从窗下移开来到公园附近游荡,不知过了 多久才慢慢的走回家去。
 
  续弦的事,从此没有再被提起。爸爸不开口谈论这件事,就连常常来访的姑 姑也绝口不提了。
 
  姑姑就住在同一电车路线的下二站的地方,骑脚踏车的话,大约二十分钟左 右就可到我家了。她也常常做些可口的菜并拿来给我们分享。
 
  既然爸爸觉得家里少了女人很不便,于是我便学着像妈妈以前那样……帮爸 爸倒啤酒,或当爸爸沐浴出来时把换下的衣服收拾起来等等。当然这样做,我一 点也不觉得是在服侍爸爸,因为这是应该的。
 
  当姑姑再来时,爸爸不停的称赞我。
 
  「我已经有一个新的老婆了,每样事情都帮我做得好好的哟!妳看!我这身 浴衣也帮我烫得这么平整。」
 
  「哦!这不容易哟!」
 
  「还不止这些呢!还不忘记每天帮我准备啤酒,而且三天不到就帮我换一次 衬衫等。像这样的老婆,真是有钱也很难查找的喔!」
 
  看到爸爸那么开心,我也很开心,这使我下定决心,一定要让爸爸生活得更 好、更开心。
 
  姑姑靠近爸爸的耳边,以我几乎听不到的声音说:「说是这么说,可是还是 没办法陪你睡觉吧!」
 
  当我听到他们的笑声时,我的头像触电一般,脑中一片空白。他们以为没人 听到,可是我却不小心的听到了。
 
  晚上,躺在床上时,那「陪宿」、「陪宿」的话语像利箭一样的射在我心上, 怎么样都睡不着觉。当然「陪宿」的意思,我是知道的,而且我也知道对男人而 言,这是一件相当快乐的事。但对女人来说,是否真的有那么快乐,我就不知道。 
  电视或电影里,当男人强行进入女人的身体时,大部份的女人看起来都十分 不安的,我认为那种感受一定是相当的痛苦,而且即使当二个人互相杰合的那一 刻,女人的表情也是痛苦的。那纠结在眉间的皱纹,让人知道她痛的不得了,可 是为了让男人高兴,她不得不忍耐。
 
  可是,我想如果我也像那个女人那样做,就能使爸爸高兴,而从此不提再婚 的事的话,我也愿意忍耐。
 
  五月三日,半夜里暴风雨不断的敲打着我在二楼寝室的窗户,并且不断的发 出凄厉的嘶吼声。
 
  二楼一共二两个房间,一间约三坪,另外一间就是我的寝室,大约有二坪。 
  在一楼有个厨房及兼餐厅用的客厅,客厅里放置着有沙发,在客厅后面有个 三坪大的卧室及一间和室。卧室里放了一张爸妈的双人床,这是一间相当雅静的 卧房,而现在爸爸正独自一个人躺在那宽大的双人床上休息。
 
  为了让「陪宿」的想法实现,之前我不得不做了一番考虑。如果我突然的说 出「陪宿」的话,爸爸一定会震怒的说:「妳在胡说些什么?」
 
  而今早已选定时机的我,藉着暴风雨的来袭,更坚定了我非做不可的决心。 
  穿上碎花的比基尼型内裤,当然胸罩是多余的。在班上我是以胸部大而出名 的,男孩们都在背后叫我「大奶妈」,因为他们都想吸吮我丰满的乳房。 
  「爸!睡了吗?爸!」
 
  我一边敲着爸爸的房门,一边娇媚的叫着。
 
  看样子在外面喝了酒回来后,又喝了二瓶啤酒的爸爸已经睡熟了。
 
  (哼!不是想要女人吗?怎么睡得着呀!)
 
  我不由得生着闷气。
 
  这里是一楼而且又没窗户,所以感受不到暴风雨的吵生,可是我决心要叫醒 爸爸。
 
  「喂!爸爸你睡了吗?还是醒着呢?」
 
  「怎么了,真理子吗?发生了什么事呀!」
 
  「是呀!是真理子哟!不是我那会是谁呢?」
 
  「怎么了?」
 
  「二楼太可怕了,我睡不着。」
 
  「哦!是暴风雨吧!我一点也不知道,二楼还好吧!」
 
  「所以啰!一点都不好,好可怕,可怕的令人睡不着呀!」
 
  「是吗?等会儿!」
 
  里面上了锁,从外面是无法打开的。
 
  门打开后,爸爸睡眼惺忪的看着我。
 
  「跟我一起睡吧!」
 
  我不等爸爸说第二句话,就飞快的穿过爸爸的旁边向着那张双人床跳了上去。 
  那时,我不知道爸爸的脸上是什么样的表情,因为我一上床就钻进了棉被里, 连头都盖住了。
 
  「原来如此,我真得都不知道风刮得这么厉害呢!这间卧房一点声音都听不 见,像这么厉害的暴风雨,睡得着才怪呢!」
 
  爸爸一个人在自言自语着。
 
  碓于我飞快的潜入棉被里的动作,爸爸却什么也没说。但因为「暴风雨」好 像是允许我这么做的意味。
 
  彷佛是有点醉意吧!爸爸喝完了水后,独自在黑暗中抽着香烟。好像想到了 什么一样,大概这就是心有灵犀一点通的意思吧!也许爸爸已经感受到,我想做 什么了吧!
 
  但是他可能在想,上一次瞒着我跟姑姑所说的悄悄话,我并不知道呀!莫非 这个才上高一的女儿,真的这么大胆吗?
 
  这个女儿远比他所想的还要成熟呢!关于这一点,爸爸似乎不曾发觉。因为 父母的心目中,总以看小学生那样的态度来对待儿女。
 
  过了好久,判断力似乎已经沉睡在爸爸的心里。酒跟烟的味道也不那么令人 难受了。
 
  爸爸终于上床睡了,想要强迫自己将「妈妈级」乳房贴在爸爸的身上,可是 又有些不自在。终于我这么做了,看着爸爸的手慌徨的不知所措,那种感受真是 令人觉得愉快极了。
 
  我是不良少女吗?
 
  我是爸爸理想中的温柔又乖巧的女儿吗?
 
  这样做只是想阻止爸爸有在婚的念头,而且我也可以藉此报答爸爸的恩惠。 
  接下来的行动是我充份彻底的观察了爸爸的反应后所做的决定。
 
  暴风雨那天晚上,爸爸所表现出来的意识,已经不把我当女儿看待,在他的 潜意识里,我只是一个真正的女人,有了这层认知,我便计画着下一步。 
  所以大约又过了四天后的一个晚上,我就像从清水的舞台跳下来一样的下定 决心,走到爸爸的卧室外。
 
  「爸爸!睡着了吗?」
 
  我敲敲门,大声的叫他。
 
  爸爸还没睡,大概在看书吧!我一敲门他马上就为我开了门。
 
  我把两手交叉放在肚子上,一动也不动的站在他门前,看着他。
 
  「怎么了?真理子,到底怎么了?」
 
  爸爸揽着我的肩膀,仔细的看着我的脸。
 
  「我肚子痛……喔……」
 
  「哦!什么时候开始的?」
 
  「大约一个小时前,吃了药,可是没有效。」
 
  「那里痛呢?」
 
  「嗯……那里……哦……是这里啦!隐隐约约在痛,哦爸爸!帮我搓一搓看 看!搓热了可能会有帮助………」
 
  下定决心要做的我,不等爸爸回答就径自往床上一躺,并且「喔……喔……」 的叫了起来。
 
  天下的父母亲,绝对不会看着女儿受苦而不加以过问的,因此我便大胆的行 动了。
 
  「真的要搓吗?……」
 
  爸爸真的不想帮我搓揉吗?哼!还在客气什么呢?忽然间我有些不满。 
  于是爸爸在我旁边躺了下来,并且把手放在我的胃附近摸了起来。
 
  「唉唷……快……快揉呀!」
 
  我撒娇的叫了起来。
 
  「吃了什么?」
 
  「没有呀!跟爸爸吃的一样呀!啊……这样子我很舒服……」
 
  「不会是太冷,冻到了吧!」
 
  「嗯……我也不知道……」
 
  今夜我穿了宽松的浴衣,用细细的腰带绑住后,在前面打个结,我总是把结 打在较高的地方,所以爸爸的手刚好就在绳结的下面。
 
  「再用些力哟!爸这样软弱无力的搓着市不会有效果的,应该像这样用力… …」
 
  我把手压在爸爸的手上,用力的压着,这样一来爸爸的手便被我推进了浴衣 的里面,这也是我计画的一部份。
 
  当爸爸的手接触到我的肌肤那一剎那间,突然停顿了一下,但是我装做若无 其事般的,继续推着他的手,让他不停的抚摸我的肌肤。
 
  因为手不停的抚摸,衣服就渐渐的松了开来,随着衣服的宽松,整个下腹部 已经完全暴露出来。
 
  「很痛哟!爸爸你再用力些好吗?」
 
  此时,我已经把手拿开了,爸爸自己自动的继续抚摸着我的胃附近的肌肤。 
  「嗯……好像不是那里耶,好像是整个腹部吧!再扩大范围检查看看吧,因 为我根本无法确定到底是那里痛。」
 
  「叫医生来或派辆救护车来吧!如果是奇怪的痛的话就后果不堪设想了,这 个时候如果妳妈妈在的话就好了。」
 
  爸爸的脸看起来很无助。
 
  「讨厌!派什么救护车嘛!不是你想的那么严重,爸爸的手很温暖,就这样 抚摸就好了,再往附近一些。」
 
  「这样吗?」
 
  爸爸的眼睛一定看到了浴衣里面的白色内裤。我故意抬腿使得浴衣越来越宽 松,而能轻易的露出诱人的白色内裤。
 
  「什么都不盖,不冷吗?」
 
  爸爸一说完,我便钻进了棉被里。爸爸也感受到我冰冷的肌肤,随着也钻进 了棉被,躺在我的身旁。
 
  我拼了,不顾一切的全霍出去了。
 
  痛是一点也不痛,却撒谎的叫着「很痛……很痛……」,让异性(父亲对我 来讲终究是个异性)的手如此的抚摸我,是出生至今我的第一次,所以我知道我 紧张的冒出了冷汗。
 
  爸爸好像也查觉到了,担心的问着我。
 
  「真理子都痛得冒汗了。」
 
  「不……并不是这样的,这样子我已经好多了。」
 
  为了让爸爸的手方便动作,我将脸靠在爸爸的胸膛上,只让开穿着内裤的下 半身。
 
  爸爸枕着左手当枕头,只以右手抚摸着我的肚子。我啊!真是个胆大包天的 女儿,但是为了爸爸,为了我,我决意要代替妈妈的一切,所以我一点也不想停 止当前我所做的一切。
 
  「爸爸好像不是胃的地方,下面一点的地方再摸摸看!」
 
  当爸爸的手滑到肚脐上时,不可思议地我居然「啊!」的发出了声音。 
  「嗯……再往下一点点吧!可能是下腹?说不定是肠子的地方,啊……对就 是那边……用力摸摸看!」
 
  爸爸完全照我的诱导不停的动作着。
 
  然而我所谓的那里,指的是距离肚脐还要下面,也就是整个腹部的下面,长 满了毛的「黑森林」地带呀!
 
  爸爸如果看到这个地方,也许他就会停止继续前进的手,不过还好,盖在棉 被里他看不到。
 
  爸爸应该闻到我头发的丝精的香味了吧!有一本书上写着说,男人对于这种 润丝精的香味都会心动的,也有人说:「那就是女人味。」
 
  为了这计画,我花了不少时间及精神,现在的我已经不是真理子,而是死去 的妈妈的替身。
 
  为了劝爸爸再婚而常来家里的姑姑就常说:「真的!真理子真是她妈妈的翻 版呀!不只是脸蛋像,就连声调、走路的姿势等都是无一不像呀!」
 
  姑姑把我说的跟妈妈这么像,爸爸也一定希望有一个像妈妈的人来陪伴他吧! 
  「嗯……爸爸……好像是痛在往下面一点的地方耶!嗯……这个地方用力一 点吧!」
 
  为了让爸爸早一点抓狂,也为了我自己可以早一点代替妈妈,所以我以自己 的手来诱导爸爸的手,来到「神秘的黑森林」地带。
 
  现在爸爸的手已经确确实实的覆盖在这一片乐土上。
 
  我感受得到,有风吹在这些阴毛上面,这是一种不同的感受,令人既紧张又 兴奋。
 
  「就是这儿了,你用力从下面往上压压看。啊!不是……嗯……就这样… 
  …再压压看……哦……原来是肠子的部位。「
 
  此时,爸爸并不是很勇敢的用手探索着,由爸爸鼻中呼出的热气中,我可以 感受出,他已经慢慢的有了以为我是妈妈的错觉了。
 
  「是啊!现在的我,不是你的女儿真理子,而是你的亲密的另一半哟!」 
  爸爸的手渐渐地侵入阴毛中,而且正一步一步慢慢地往下移着,这个时候, 我抽出了自己的手,并且自然的摆在爸爸的腰上,揽着他。
 
  哇!舒服极了!我终于知道,这种感受并不像电视上看到的女人那样的痛苦, 真的很爽。
 
  我一点自责的念头都没有。
 
  此刻爸爸抱的不是真理子而是幻想中的妈妈。这么想的话,为什么我要自责 呢?我想一点也不需要的。
 
  「啊……啊……」
 
  我爽的禁不住发出了充满感性的呻吟声。
 
  爸爸的手指来到了阴毛最茂密处,彷佛从山上一下子掉入了深谷底,此时谷 中立刻涌出了许多清水,他手指就这样悠游自在的在那里游了起来。
 
  我已经无法冷静了,像触电般的快感充满了我的下半身,腰也不停的抖动起 来。
 
  不知何时,爸爸的手指头由一只变成两只,就这么不停的在谷底抽动着。 
  这时,爸爸彷佛也清楚的决定他的态度,于是他抽出了枕着的左手,抚摸着 我的头、我的耳朵。
 
  当手指插入耳朵的穴中时,那舒畅的快感,禁不住让人全身触电,也不知道 怎么会这样,这种感受让人觉得飘飘欲仙。
 
  而底下的手,正在拨弄着谷底的小山丘,上面下面的快感,就像电流一样的 流遍了全身。
 
  「哦……爸爸……哦……」
 
  我想也不想的呼唤着,然后我用力的抓紧爸爸的身体,彷佛不这样的话,我 会散掉似的。
 
  「哦……真理子呀……」
 
  爸爸也在叫着我的名字。
 
  「爸……哦……」
 
  「真理子……真理子……哦……」
 
  爸爸跟我不停的互相呼唤着对方。
 
  (从今天开始,真理子就代替妈妈做一切的事了。)
 
  我这样的想着,可是没说出口。
 
  (所以请不要再想带新妈妈进门哟!)
 
  虽然这些话我没说出口,可是既使想说,喉头上也发不出正确的声音,只有 呻吟声。
 
  「嗯!好棒!真的很棒哟……爸爸……真理子现在真的很爽哟!哦……真棒 ……快快……再快一点……再快……」
 
  「这儿吗?是这儿吗?好孩子,真理子真棒……哦……我可爱的真理子呀… …」
 
  「爸……我……我的肚子已经好了……所以你要做什么都可以哟!真理子真 的很喜欢爸爸,真的你要做什么都可以,真理子永远都是你的,永远都是你的妻 子。」
 
  「真理子,妳这孩子……」
 
  当爸爸把手指抽出,翻身而起的那一刻,我也莫名其妙的兴奋了起来。 
  爸爸翻身坐起后,再度躺下,而且将身体退后到我的腰部的地方,然后他张 开了我的双腿,自己并弯腰把脸贴近了那里……我的私处地带。
 
  浴衣穿的并不完整,这样一来,胸部、腹部、下体,全部都呈现在爸爸的眼 前,爸爸的右手正抚摸着我引以为傲的大乳房。
 
  当他紧捏着我那巨大乳房时,快感再一刺的涌了上来,同时爸爸的嘴巴也正 好对准了「那里」。
 
  「啊……啊……爸!干嘛!……爸!你在干嘛!」
 
  爸爸并不像我想象中的那样,只是想吻它。事实上,他正用力的在拨弄它、 舔着它。
 
  哦……舌尖也渐渐的进入了谷底,在这无底洞里,那舌尖正不停的舔着,一 来一回的抽动着。那种感受之美,是我自出生以来所不曾有过的。
 
  爸爸用手指头拨开左边跟右边的小山坡后,露出了那一个小肉块。我虽然看 不见这动作,可是我可以想象的出来。
 
  爸爸不一会儿,用牙齿轻轻的咬着这个坚硬的肉球,又一会儿用舌尖去挑动 着它,不一会儿又吸吮着它。
 
  我想要抓着爸爸的身体,可是太远了,我根本抓不着,只好握紧了拳头来抗 拒这电流不停的痉挛的感受。哦!这快感一波又一波的冲击着我,我恐怕快要抓 狂了。
 
  后来我手上抓的到底是枕头还是棉被,我已经忘记了。
 
  爸爸一面喘着浊热的呼吸,一边重复着刚才的动作。
 
  「怎么了……怎么了……」
 
  下一次会发生什么,会有怎么样的新鲜快感会发生,我真的不知道,所以我 只能随口问问。
 
  当爸爸把嘴巴从那里离开后,将身体靠近我的身体时。
 
  (我马上就是爸爸的妻子了!)
 
  我这样的想着。
 
  当爸爸他将他的肉棒插入那里的时候,我意外的冷静。
 
  现在他不再是我爸爸了,而且我想着女人出嫁后,怎么样称呼她的先生呢? 
  而我成为爸爸的妻子以后,我要怎么样叫他呢?可是我什么也没叫。
 
  因为我并不是普通的新嫁娘,所以对爸爸而言,他似乎也不需要什么称呼吧! 
  只要跟他做爱就好了。
 
  (对不起……)像这一类的话,我也不想要他说给我听,只要保持沉默就好。 
  现在的我不只是个妻子、女儿、还一个高中生。
 
  自从那天晚上以后,我每天晚上都是让爸爸抱着睡觉的,而且我渴望做爱的 欲望与日俱增,最近都是我在要求着爸爸跟我做爱。
 
  「好吗?妳真的没有功课要做吗?」
 
  看着早就上床等着的我,爸爸总是这样的问。
 
  为了让爸爸开心,也为了我自己的欲望……跟爸爸做爱,我放学以后就直接 回家,那里也不去。然后很快的做完功课,准备晚餐,并斟好啤酒等待爸爸回家。 
  最近爸爸都不会在外面喝酒或夜归,他已经把我放在心里,他对我而言,真 是一位好老公、好情人。
 
  爸爸还不时的教我夫妻床第间的方法、做爱的秘诀等,我也决定要做爸爸最 迷人、最好的妻子。
 
  至于将来嫁人的事,一次也没想过。我只管每天快乐的做一个高中生、女儿、 妻子的角色。
 
  我爱死了,跟爸爸做爱的那种快感,真的很爽,很棒!……
 
               【全文完】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